京城木业大迁徙明年基本完成

 
随着非首都功能疏解持续推进,北京木业正完成一场大迁徙。通过在天津、河北等地建设实物仓储、物流、加工基地,把传统市场、低端产业和从业人员疏解出去;通过搭建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木材与木制品交易中心及金融服务平台,把高端业态、主要税收和定价权留在北京...                                                                                                                   随着非首都功能疏解持续推进,北京木业正完成一场大迁徙。通过在天津、河北等地建设实物仓储、物流、加工基地,把传统市场、低端产业和从业人员疏解出去;通过搭建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木材与木制品交易中心及金融服务平台,把高端业态、主要税收和定价权留在北京。记者从北京市木业商会获悉,预计在今明两年内,京城木业的疏解任务将基本完成。  转战潘庄仓储物流成本减半  从北京四惠东出发,沿着京津高速向天津方向驱车1个小时,就来到了天津潘庄木材市场。接近年关,路面上的积雪尚未融化,但在木材市场的仓库里,来自北京东坝的小崔已经开始组织工人装卸刚从天津海关通关运送过来的木材。  “这是德国的欧松板,那边是俄罗斯樟子松……”小崔正忙着清点货物,之后他将按照订单给客户装车发货。这些木材中许多将运送给北京市里的“大主顾”,其中一家是位于海淀区首体南路的木业“翘楚”——北新国际木业有限公司。  小崔一家2000年从沈阳来到北京,过去15年中一直在北京东五环的东坝木材市场经营自家的木材生意。从德国、俄罗斯、新西兰等地进口木材,然后分销给国内各家公司,其中北京的企业客户占到其全部销售额的一半。  随着非首都功能疏解,传统木业也面临外迁转型。小崔来潘庄不久,对这里尚有些陌生,但已感受到了“搬家”带来的实惠。  “我们把仓储和物流转到这儿,成本减少了近一半。这里交通很方便,就在京津高速边上,离海关和北京距离都很近,开车只要1小时左右,一般上午10点的货,最晚中午12点就到了。”小崔说。  记者了解到,小崔是第一批“迁徙”到潘庄的北京企业。据北京市木业商会秘书长殷睿宇介绍,在北京市工商联的推动下,年11月,总建筑面积80万平方米的首都木业疏解基地落户天津潘庄,第一批首都木业企业也同期完成了疏解工作。他预计,京内木业企业将在两年内完成疏解。  “现有的18个仓库中,一半已被疏解过来的北京入驻企业租用。预计开春之后,还会有更多企业‘迁徙’过来。”天津潘庄木材市场总经理唐金魁告诉记者,市场紧挨天津市宁河区潘庄镇潘庄村,附近的银行、医院、物流、保险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  迁徙背后的取舍“生意经”  “企业只有适应北京发展才可能继续留下来。”环渤海家具工业园总经理黄赤淳对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新形势深有感触。  然而,响应疏解号召并不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  “就跟老百姓搬家一样,所谓‘破家值万贯’,搬一次家,不可避免地要丢一部分东西,然后再重新置办。”殷睿宇告诉记者,这些民营木材企业大多是二三十年前来北京打拼,家庭、人脉、商脉、银行贷款都在北京,如果迁到外地,在北京金融机构积累的信用也要重新开始。  数据显示,北京木材与木制品流通业涉及一百多个传统木材市场、几千家企业、一百多万从业人口,联动环渤海地区每年一万多亿元的贸易总量。如果疏解不力,总量庞大的低端业态可能会“化整为零”,分散到北京的城乡结合部,给首都未来发展带来更高的治理成本。因此,如何最大程度地降低企业迁徙成本,成为疏解的关键。  “把符合首都定位的核心企业资源留下,比如税收、资金、人才、信用等,把对企业有好处的、能帮企业减负的,比如仓储物流、传统制造加工迁出北京,实现各方共赢。”殷睿宇说,木业大迁徙将在疏解中寻找效益,用效益促进产业升级。  “互联网+金融”改造传统木业  小崔们的“旧家”就在朝阳区东坝路。在这个总占地面积28万平方米的木材批发市场中,买家和卖家就像在农贸集市里一样现场讨价还价,场面十分热闹。这样的传统木材建材市场,在北京有一百多个,占地面积超过2万亩,分布在花乡、新发地、十里河等地。  这些开放市场就设在路边,不仅令周边交通承压,交易规模和水平也相对零散低端。此外,木材对消防配套要求很高,稍不注意就容易起火,转型升级迫在眉睫。  去年7月,在北京市工商联、北京市金融局和北京市商务委的支持下,北京木业电子交易中心正式成立,开启了传统木业“互联网+金融”的转型之路。  “通过集中化的在线交易,标准统一的在线仓储、质检、物流管控,传统木业‘触网’不仅节约了交易成本,还提升了交易效率。”殷睿宇说,在电子交易中心的平台,企业每笔交易都会留下数据记录,所有资金运转和物流信息都能为企业积累信用。  据悉,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木业生产国,年产值超过5万亿元,但收益却处在国际产业链“微笑曲线”的底部。记者了解到,此次木业大迁徙,还有一个更宏远的目标,那就是提高中国在国际木业市场的定价权和话语权。  “从荷兰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到伦敦金属交易所,几百年前,这些国家通过交易所的形式,抢占了国际交易的话语权和定价权的先机。”殷睿宇说,北京木业电子交易中心已瞄准国际木业定价中心的发展目标。